101、101(1 / 2)

chapter101

第二天,顾新橙起了个大早。

昨晚傅棠舟抱着她睡了一宿,没有动手动脚。今日要见长辈,必须得端庄得体、精神饱满。

她洗了个澡,将头发吹得蓬松柔顺。

她在梳妆柜前化妆,整体妆容柔润清透,偏偏口红色号让她犯了难。

樱花粉,太稚嫩。正红色,太霸气。玫红色,太妖艳。

豆沙色、西柚色,又有点儿显小家子气。

她正在口红架上挑挑拣拣,纤细的腰肢忽地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环绕。

傅棠舟懒倦的脸上睡意未消,闭着眼睛用鼻尖蹭她的头发,她的发丝间充盈着一阵花果香,清新沁人。

他低声呢喃着:“好香。”

“好痒,”顾新橙躲着他,“化妆呢。”

傅棠舟睁开眼,看向镜中的她。

乌发如墨,肤白胜雪,眉眼间漾着属于江南的丝丝柔情。

一双水嫩的唇,是最原始的颜色——只要她不涂口红,他难以用肉眼辨别她是否化了妆。

傅棠舟将她的唇含入口中,以牙齿轻咬,软糯馨香。他吮着她,手不自觉地沿着腰往上,在掌心兜着。

身边有她陪着,真好。她回来以后,他才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男人。

亲昵一阵子,他也就收手了,今早不是做这种事儿的时候。

他瞥见桌上一排口红,用指腹蹭了蹭她的下唇,问:“怎么没涂口红?”

顾新橙说:“不知道用哪个颜色好。”

他随便拣了一支,打开看一眼,说:“我看这个就不错。”

顾新橙拿来一瞧,砖红色。她抱怨着:“这颜色显老气。”

傅棠舟:“显老气你买来做什么?”

顾新橙:“……”

口红这种化妆品,对女人而言是一种特殊的存在。

甭管这色号适不适合自己,只要手里没有,就总想买下来。

傅棠舟将口红芯拧了出来,他忽然产生了兴趣,说:“我试试。”

不容顾新橙抗拒,他已经将口红抹上了她的唇。顾新橙是动也不敢动,生怕一动口红就擦到了脸上。

眼前的男人,眉目俊朗,神情专注,和他工作时竟毫无二致。

难怪古人有为妻描眉的典故,这事儿颇有几分别样的闺房情趣。

两片嘴唇都被涂上了口红,傅棠舟挪开挡住镜子的身子,说:“你看看。”

顾新橙看向镜子,愣了半秒——他涂得太厚,这双唇像是刚刚吃过人一样可怖。

“傅棠舟!”顾新橙气得直跺脚,“你看看你干得好事!”

他的眼底再也藏不住笑意,闷声低笑。

顾新橙扯了一张化妆棉就要卸妆,他却摁住了她的手。

接着,又是一个吻落了下来。

他亲得小心又仔细,在她唇上辗转。吻了好一阵子,他才撤离。

他的唇上沾了不少口红,他捏着她的下巴端详片刻,说:“现在可以了。”

顾新橙再次看向镜子,口红的色泽和厚度刚刚好。

这样一看,这颜色端庄大气,衬得她皮肤又白了一个度——不得不说,他挑得对。

她用棉签把嘴唇边缘不小心蹭出来的口红擦去,用蜜粉定了个妆,宣告此次妆容圆满完成。

顾新橙去衣帽间换衣服,傅棠舟去浴室洗漱。

等两人都忙完,已是九点。司机在楼下等候,两人上了车,一路向北。

顾新橙第一次去傅棠舟父母家拜访,心中难免不安。

傅棠舟倒是随性,他握住她绵丨软的小手,在掌心揉捏着。

她手心有一层薄汗,他说:“别紧张,我爸妈又不会吃了你。”

“你爸妈是什么样的人?”顾新橙发问。

“嗯……不好说,”傅棠舟道,“一会儿见了就知道了。”

车开到了目的地,保安问清楚之后才放行。

顾新橙观察着车窗外的景致,她从来不知道北京市内还有这样的地方。

绿水青树,风景如画。

孔雀悠闲地踱步,小鹿蹦跳着跑过草坪,湖中栖息着黑天鹅和白鹤。

一只傻乎乎的羊驼和贴着窗的顾新橙打了个照面。

顾新橙:“……”

这里不像小区,更像一个野生动物园。

“你小时候住这里吗?”顾新橙好奇地问。

“大部分时间住这儿。”傅棠舟答。

这和顾新橙想象中不太一样,只能说,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她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傅棠舟问。

“我好羡慕你。”顾新橙说。

她儿时也曾幻想,自己要是能住在童话中的城堡里就好了——没想到真的有人可以做到。

“没什么可羡慕的,”傅棠舟淡道,面无表情地看向窗外。

从小到大,他在物质上异常富足,感情上却是一个穷光蛋。

顾新橙的家庭不算富裕,但她是在爱里长大的。如果不是她,恐怕他这辈子也没法体会到爱情。

在两人短暂相处的那一年里,她像是春夜细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

她把爱给了他,可她后来却不再爱他了。好在上天眷顾,她重新回到了他身边。

想到这里,傅棠舟不禁攥紧了她的手。

车子左拐右拐,风景不停地变化,最终他们在一座临湖的别墅前停下。

下车以后,顾新橙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忐忑的心脏逐渐平静。

她挽着傅棠舟的胳膊,步入这座城堡般的别墅。

这个季节,私家花园里的一株桂树开得郁郁纷纷,米黄色的花粒藏在叶间,香气馥郁。树下还有一丛美人蕉,看得出这些花儿是被人精心侍弄的。

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披着丝巾,坐在院内的小亭中。桌上散着各色花枝,她正在插花。

顾新橙难以将这个容姿优雅的女人与那一日和傅棠舟通话的女人联系起来。

她经历了许多事,知道不能简单地从外表来判断一个人。

可是,他妈妈看上去的确不像是难以相处的人。

傅棠舟停下脚步,不高不低地叫了一声:“妈。”

沈毓清停下手里的活儿,摘了眼镜,循声望去,“棠舟,回来了。”

她款款走近,不动声色地将顾新橙打量一番,脸上是慈祥的笑容。

“阿姨好。”顾新橙落落大方地叫道。

“你就是顾新橙吧?进屋坐。”沈毓清说。

顾新橙诧异,他妈妈竟然能准确无误地念出她的名字。

两人走在沈毓清身后,顾新橙这才发现,沈毓清披着的那条丝巾,好像就是当初她替傅棠舟挑的。

他说想带她见的客户……原来是他妈妈啊。

那个时候,他就打算带她回家见父母了吗?

想到这儿,顾新橙的步伐不禁欢快了许多。

进屋之后,客厅内还有一人。

他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拿了一叠顾新橙不曾见过的报纸,一边品茶一边读报。

沈毓清说:“棠舟回来了。”

傅安华泰然自若地放下茶杯,眸光一瞥,说:“回来了。”

佣人替他们倒茶,杯盏中的茶叶沉沉浮浮,落入杯底。

顾新橙端着茶杯,稍有拘谨,不敢多喝。

傅棠舟神色自如地品了一口,说:“茶不错。”

“武夷山的大红袍,”傅安华说,“临走你捎点儿回去。”

“谢谢爸。”傅棠舟放下茶杯。

顾新橙察言观色,傅棠舟和父母的交流方式,和她不同。

他面对父母,更像是面对领导。

她的态度不得不更加恭敬。

接下来的谈话,并不像顾新橙想象中那样。

最新小说: 江流华笙 嫡妃之九天彩凤 江流华笙一语成婚:千金太娇媚 我与美女总裁的荒岛日记陈浩苏紫嫣 剑翁 世界第一好抓上单 无限血核 重生之再战魔兽世界 欢想世界 大明皇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