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叶夫人微微垂下头,对着卿无欢再次行了个大礼。

    见叶夫人这个做母亲的如此低声下气的替叶臻臻求情,卿无欢对叶臻臻倒还有些羡慕了。

    就是因为有人这么无私的奉献着自己的爱,所以叶臻臻才会为所欲为,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但实际上,她只是疼爱自己的人,眼里的主角而已,并不是所有人的,别人不会在乎她的心情怎么样。

    但是,叶臻臻不这样觉得,她依然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父母的宠溺让她变得很自我。

    不过这个跟卿无欢没有什么关系,她也不想去提醒叶夫人,孩子不应该这么蠢。

    怎么说这都是叶臻臻和她父母愿打愿挨的结果。

    只是以后,若是叶臻臻敢招惹她的话,她一样不会手下留情。

    “叶夫人严重了,本妃和叶大小姐的比赛公平公正,有那么多人看着呢。

    夫人放心,别说本妃完好无损,就算受了伤,也不会找叶大小姐的麻烦,毕竟本妃当时也是同意了的。”

    听到这话,叶城主叶夫人两人都松了口气。

    他们过来赔罪的目的,就是杜绝卿无欢之后找麻烦,如今既然这么说了,那应该就是没事,她们也不用担心了。

    想到这儿,叶夫人和叶城主再次对着卿无欢千恩万谢之后,两人才起身离开了。

    等他们出去之后,卿无欢打了个哈欠,感觉真的有些困了,便跟自家婢女说了一声后,就返回了房间歇息。

    当天晚上,玄衍绝处理完事情,带着一身寒气进入房间,看到已经熟睡的卿无欢,嘴角浮现出一抹几不可见的笑容,便自行去洗漱了。

    不过,当他洗漱完出来,发现自家王妃已经醒了,此刻正用那双顾盼流离的桃花眼,静静静静地看着他。

    玄衍绝被那双眼睛勾的火顿时起来了。

    不过想想明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玄衍绝只能压下自身的火气。

    他走过去一把抱住自家王妃,用磁性清冽的声音说。

    “怎么醒了,不想睡了吗?”

    闻言,卿无欢纤长的玉手抓住玄衍绝垂落下来的一缕头发,一边玩弄,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那个拓拔族,你到底需不需要?

    毕竟三四万的战力,对现在的天璇来说,也算是一股不错的力量。”

    当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玄衍绝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摇了摇头。

    “别看拓拔族有几万人的战力,但是那些人野性难驯,况且骄傲自大,来到这儿,未必会听话。

    而且,从拓拔族的族长,会提出这个条件上来看,他们确实和叶臻臻一样,没有认清自己的身份。

    全部都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刁民而已。”

    这样的人,玄衍绝是不可能要的,毕竟就像他说的,他不需要一个会要挟他的下属。

    况且,拓拔族三四万的战力的确不少,但是对他来说帮助不大。

    如果要守城的话,天璇的兵力绰绰有余。

    现在他只等衡云的大批军队到来,到时候,就可以很快击退东陵非夜,结束这场战争了。

    听到玄衍绝把那些人比作刁民,卿无欢觉得还挺形象的。

    就像叶臻臻,她太把拓拔族当回事了,还为拓拔族郡主的身份沾沾自喜。

    可是她没有想过,拓拔族根本算不上一个国家,只是一个族而已。

    哪有什么公主郡主的位份,这些不过都是听起来好听而已,谁又会把这个当回事?

    说不定叶臻臻到处宣扬的话,有些人还会出言嘲笑。

    这也是父母没有给她做好引导的关系,因为不但叶臻臻觉得这个身份高人一等。

    就连叶夫人,想必在城主府,也没少拿着作威作福。

    但是,玄衍绝又不是一个小小的城主,他们拿玄衍绝和叶城主比的话,那肯定行不通。

    想到这儿,卿无欢用调侃的目光看着玄衍绝,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清浅的笑容。

    “我觉得你答应叶臻臻的提议,也是挺不错的,这种实力与美人双收的事情,如果不做的话,也实在是太可惜了。

    说不定若干年后,你会后悔今天拒绝了这样的美事。”

    卿无欢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全是盈盈的笑意,并没有酸涩的味道,听的玄衍绝忍不住蹙起好看的眉头,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了一下怀里人的额头。

    “这样的美事,就留给有需要的人接受吧,本王有你一个女人就够受的了。

    如果身边再出现一些不三不四的,还不得反了天。”

    听他直接把叶臻臻称为不三不四的人了,卿无欢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看来你也很有自知之明的,不过鉴于你走到哪儿,都会吸引到烂桃花的这个问题。

    本妃建议你下次出去的时候带个面具,省的那些狂蜂浪蝶拿你没办法,专来挑我这个软柿子捏,我也会累的……”听到自家王妃的这番抱怨,玄衍绝如墨般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宠溺的意味,嘴角也晕染开一丝笑意。

    “本王没看出你累,反而乐在其中。”

    今天的事情,他可都听赵慕言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

    他家王妃这明显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不过看着卿无欢在自己怀里抱怨这些的时候,玄衍绝觉得莫名的可爱,让他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作为摄政王一向雷厉风行,所以他这么想了,也就这么做了。

    嘴唇突然被堵住的卿无欢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的看了眼在自己面上放大的俊脸,然后在那张宛若谪仙般面容的蛊惑下,渐渐闭上了眼睛,安心的享受这个吻。

    时间过去了好一会儿,就在卿无欢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玄衍绝这才退开了一些,目光灼灼的看着卿无欢,眼里充满了隐忍之色。

    “早些歇息吧,明日午时就要和东陵非夜对战。”

    看着他明明已经起火了,却要压制的模样,卿无欢脸上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神情,对着那张绝世的面孔挤了挤眼睛。</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五代枭雄  明朝大贪官  皇帝培养手册  谍海猎影  大明都督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残王霸宠:重生逆天小毒妃  北宋财神宋江  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