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家人除了叶臻臻之外,倒是没有人对卿无欢表现出什么敌意来,不过这也正常,即便眼前这两人有什么想法,也不会像叶臻臻似的那么明显的表现出来。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显得头脑太过简单了。

    不过比起叶城主,叶夫人却带给卿无欢一种不怎么舒服的感觉。

    她观察了一下,觉得那种不舒服应该是来自于叶夫人那双眼睛。

    虽然这个女人没对她露出什么敌意,但是目光却有意无意的扫视着她,让卿无欢感到一阵不舒服。

    哪怕叶夫人打量的眼神很隐晦,但凭着敏锐的直觉,还是让她清晰的感觉出来了。

    不过叶夫人除了打量之外,倒是没有别的什么动作,从行为举止上来看,也是受过礼仪熏陶的,所以卿无欢暂时也就不理会了。

    几人落座之后,叶臻臻亲自给她们斟酒,看着酒盅中清亮见底的酒,卿无欢神色未变,只是淡淡的开口。

    “本妃不喜欢饮酒,给本妃倒一杯水就行了。”

    听到自家王妃这么说,玄衍绝推开自己身边的酒盅,薄唇轻启。

    “本王用膳之后还要批阅折子。”

    虽然玄衍绝没有说也不喝酒,但是推酒盅的样子已经表示的很明显了,这下场面一瞬间有些尴尬。

    不过玄衍绝和卿无欢都不会在意这个,反正尴尬也尴尬不到他们身上。

    不过这种场面不管是叶城主还是叶夫人,都不会让它冷下来。

    所以叶夫人很快笑了笑,对着脸色有些僵硬的叶臻臻说。

    “是妾身考虑不周,臻臻,你去弄一壶茶来,今日就不饮酒了。”

    闻言,叶臻臻在自己母亲的话语中,神色恢复了正常,对着卿无欢和玄衍绝面含歉意的说。

    “是臻臻考虑不周,所以才擅自做主拿来了酒,臻臻现在就去换了。”

    说话的同时,她给一旁的婢女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把桌上的酒盅都拿走,而自己则是下去泡茶了。

    看到这一幕,叶夫人有些无奈的摇着头笑了笑。

    “还请王爷不要介意,臻臻这孩子一直在边关长大,性子比较直,像个男孩子似的,对什么都不拘小节,舞刀弄枪的,让妾身也不甚其扰。”

    听到这话,玄衍绝自然不可能搭话的,最后还是卿无欢开了口。

    “叶夫人不必介怀,如果叶大小姐真是这样率真的性格,才是最为难得的,叶夫人应该高兴才是。”

    卿无欢说这话并不是为了恭维叶夫人,毕竟两人的身份,使她根本没有必要去恭维。

    她说的是实话,她是真的觉得率真的性格是很难得的。

    不过,如果因为率真而做一些蠢事的话,那就和别的没什么不一样了。

    况且,像叶臻臻之前针对她的那种样子,根本也不像是什么率真的人,反而倒是挺会算计,想方设法的让她出丑。

    虽然说,这叶臻臻是没有生活在京城,但是京城的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在她身上倒是没有避免。

    也是,叶城主可不止叶夫人一个妻子,底下的妾有好几个呢,庶子庶女什么的也都不缺。

    虽然这叶夫人和叶臻臻看上去都比较强势,但是对于这儿的女人来说,丈夫大过天。

    恐怕就算是叶夫人,也是拿叶城主没有办法的。

    如果有办法的话,也就不会有其他人什么事了。

    不过,虽然卿无欢心里这么想,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来。

    至于叶夫人,在听到有人夸奖自己的女儿时,自然喜上眉梢,面上故作不好意思的开口。

    “王妃过奖了,臻臻这孩子没什么心眼,就是一直都跟着她父亲喊打喊杀的,着实让妾身操了不少的心。

    你看她都到了嫁人的年纪了,还是这个样子,这可怎么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卿无欢的错觉,她发现叶夫人,在说到叶臻臻到了嫁人的年纪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眼玄衍绝,不过玄衍绝是不可能给什么回应的。

    虽然叶夫人的举动看上去很隐晦,但是卿无欢却是明白了。

    显然,不管是叶城主还是叶夫人,都希望叶臻臻能够成为玄衍绝身边的女人。

    或许,叶夫人是觉得自己会像她一样,主动给玄衍绝纳妾,所以才会这样有意无意的探她的口风。

    因为她从赵慕言那里听说,这个叶城主的夫人确实厉害,发现自己生了叶臻臻之后,不能再生养的事情,就立马给叶城主安排了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还是她的妹妹,不过肯定是听她话的就对了。

    不过呢,如果叶夫人把自己比作她的话,那她就错了。

    如果把她放在叶夫人的位置,别说有叶臻臻这个女儿,就算是无儿无女,她也做不出来给自己的男人纳妾这种事。

    如果不想生活在一起的话,离婚好了,何必还要主动给他纳妾,给他生孩子,难道就不会感到膈应吗?

    想想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做着跟自己所做的所有亲密的事情,卿无欢想想就觉得受不了了。

    不过这儿的女人都是以夫为天,叶夫人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就在卿无欢想着说点什么的时候,门外叶臻臻红着脸颊走进来,娇嗔的瞪了眼叶夫人,尽显少女的风采。

    “娘亲您在说什么呀!怎么能在王爷和王妃面前谈论如此羞人的问题,您让女儿脸往哪搁……”这话听上去是没什么毛病的,女孩子嘛,被当着外人的面讨论这种问题,的确会不好意思。

    但是这件事放在叶臻臻身上,就显得有那么点违和了。

    想想之前她一个劲的要往玄衍绝身上贴的模样,难道还能是个会谈论婚事,就会感到羞的人吗?

    所以,在听到叶臻臻那么说的时候,卿无欢心下忍不住啼笑皆非。

    果然女人大多数都是天生的戏子呢,叶臻臻也不遑多让……然而,这还没完,她说完那番话之后,就把手中的茶壶放在桌上,扭捏了一番后,这才低声说。</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五代枭雄  明朝大贪官  皇帝培养手册  谍海猎影  大明都督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残王霸宠:重生逆天小毒妃  北宋财神宋江  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