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5章本性难移

    “卿无欢你放肆!”

    看着他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卿无欢歪歪头,有些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

    不过她真要再开口损几句呢,却被进来的卿泽成给打断了。

    “无欢,你怎么跟二皇子说话的?”

    踏进闺房的卿泽成先是呵斥了卿无欢一句,接着又转头看着二皇子。

    “微臣见过二皇子。”

    正扶着美人的玄轻寒闻言转过头,说了句不必多礼。

    瞥见自家父亲进来了,卿无暇连忙脱离了玄轻寒的怀抱,乖巧的叫了声“父亲。”

    而一旁的慕氏则面色一白,也福身行了个礼。

    “妾身见过老爷。”

    卿泽成受了两人的礼,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儒雅成熟的面上看不出喜怒。

    “这里是无暇的闺房,二皇子待在这里不合适,不如先跟微臣去前厅吧。”

    此话一出,玄轻寒也没有再计较。他面对卿无欢的时候能说出那番话来,但在卿泽成面前却不能。

    这怎么说都是他未来的老丈人,总不能也弄套歪理强词夺理吧。

    “左相说的是,本皇子失礼了。”

    嘴里这么说着,他又低头跟卿无暇说了两句,这才跟着卿泽成出了房门。路过卿无欢身边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一眼。

    像是在说,你给我等着瞧。

    而卿无欢自然懒得理会他了。

    此刻外面,因为她的婚事看上去很热闹,卿无欢忽然心血来潮,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外面。

    “对了,我身边没有嬷嬷婢女,慕夫人把嫁妆的单子列好了就交给我吧。我记得娘嫁入府里的时候带来的嫁妆可不少。那时候的嫁妆单子还在我那里放着呢。慕夫人把我的陪嫁和娘亲的嫁妆合成一块儿给我吧。”

    她说到这儿,神情似笑非笑的看着慕氏。

    “我想慕夫人这些天应该没有忘记给我置办嫁妆吧?”

    对上她顾盼流离的桃花眼,慕氏的脸色一阵扭曲。

    这个贱人在说什么?

    竟然还想要双份的嫁妆,这是想嫁妆想疯了吧?

    当年蓝圣雪那个贱人带过来的嫁妆,每一样都是上好的东西。尤其是那些首饰,更是请了大师打造的。

    那些东西原本是她留着给暇儿,哪里有卿无欢的份儿。

    可如今这个贱人不但想要那些嫁妆,还想着自己给她置办嫁妆,她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而提起那些嫁妆的时候,床上的卿无暇顿时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也顾不上想卿无欢有多可怕了。说话的声音无比尖锐。

    “卿无欢,府里这么多姐妹,凭什么所有的嫁妆都要给你?那是我们大家的!你怎么能够一个人独吞。”

    姐妹?

    她怎么不记得她还有姐姐妹妹这种东西?

    卿无欢歪着头,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急眼的卿无暇。

    “我怎么不记得我娘亲还给我生了姐姐妹妹?”

    神情嘲弄的说完这句话,卿无欢脸上带着赤裸裸的不屑。

    “还有,什么叫做那是我们大家的?就凭你们也配做我的姐妹?卿无暇,看来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什么叫做人贵在自知呢。”

    “那些东西是我娘亲的陪嫁,本来就是留给我一个人的,凭什么要给你们?如果这府里还有另外一个嫡女的话,倒还有那么点道理。”

    看着卿无暇涨红的脸色,卿无欢嘴角浮现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可你又是谁?你娘以前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妾罢了,就算老死,继室的身份也得不到任何人的承认。你就不要再继续做你嫡女那个不切实际的梦了。”

    要论毒舌,卿无欢还从来没输过。没有两把刷子,又怎么敢留在这里宅斗呢?

    这番话不但差点让卿无暇吐血,就是一旁的慕氏,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弄的跟个调色盘似得又青又绿,又红又紫。

    看着母女俩仿佛吃了翔的表情,卿无欢继续气死人不偿命的开口。

    “我是左相府的嫡长女,就算以后府中有了男丁,也越不过我去。慕夫人既然现在执掌中馈,那给我置办嫁妆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她自顾自的说完,又眸色冰冷的扫了眼慕氏。

    “还是说,慕夫人不想给我置办?”

    慕氏饱满的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着,但是看到卿无欢冰冷的目光,她还是强压下破口大骂的冲动,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

    “怎么会呢,只是老爷为官清廉,两袖清风。先夫人的那些嫁妆大多也都用来贴补家用了。但是无欢放心,你是相府的大小姐,相府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会给你置办嫁妆的。”

    为官清廉?

    两袖清风?

    砸锅卖铁?

    一下子引用了这么多成语,看来慕氏书读的不错嘛!

    她没怎么读过书,可不要骗她这样的老实人。

    就算卿泽成真的两袖清风,但是身为天璇的一品大员,堂堂左相,那也还不至于把她娘亲的嫁妆用来贴补家用。

    在天璇一两银子的购买力,差不多就是人民币一千块钱。

    而卿泽成的俸禄是一千多两银子,这还只是俸禄,不算皇室拨给大臣的那些绸缎粮食啊什么的。

    一般像银碳,春夏秋冬的布料都会从上面拨下来,加上自己加的田地庄子。

    给下人们发的月钱,基本都能从那些庄子收回来。

    所以这俸禄基本等于零花钱了。

    每年一百多万的零花钱,竟然还给她哭穷。

    再说卿家本来就是贵族,也有自己的商铺。

    什么时候穷到需要用她娘的嫁妆贴补家用了?

    这话传出去,别人不但不会说左相两袖清风,反而要骂抠门,不想给嫡女嫁妆吧。

    慕氏还真把她当成什么都不懂小白了吗?

    她冷笑了一声,冰冷的眸子直直射向慕氏。

    “慕夫人,这样的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可千万不要在外人面前说。父亲再怎么说也是堂堂左相,需要用我娘亲的嫁妆贴补家用的话,要是传了出去,像慕夫人这种从小家小户出来的可能觉得无所谓,但我们相府这样的大族,却是丢不起这个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五代枭雄  明朝大贪官  皇帝培养手册  谍海猎影  大明都督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残王霸宠:重生逆天小毒妃  北宋财神宋江  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