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们艰难捂着胸口,的冲沈枫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枫看了一眼穆双双,又看了一眼陆元丰,知道今日,也不可能分出胜负了。

    转身便要走。

    陆元丰要去追,被穆双双唤住,“丰子,穷寇莫追!”

    陆元丰生生的止住脚步,他上前一把,一把将穆双双拉进怀里。

    “我们回去!”

    这时候,官兵已经冲了进来。

    这些人,应该都是京都府尹衙门的人,穆双双认得他们的衣服。

    上一任府尹,带来找他们麻烦的人,就是这些人。

    果然,从官兵最后,走出来一个穿着官服的男人,不是刘子安,又是谁?

    “双双,你没事儿吧?”

    顾不得这么多人在场,刘子安迎了上来。

    穆双双摇头,“多谢刘大人前来相助!”

    刘子安摇头,“这是我的职责,倒是你,这些日子,受苦了!”

    刘子安看着穆双双,一贯的深情款款。

    或者说,他比起之前,更直接了。

    打从他当上这京都府尹,刘子安愈发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和陆元丰争一争的。

    他陆元丰是小将军,为朝廷效力。

    他刘子安,也不是什么普通人,照样能为京城的老百姓伸冤做主。

    他不比陆元丰差。

    甚至更稳定,他不用去战场打打杀杀,更加不用让双双担心,随时丢了性命!

    “无碍!不过,歹人跑了!”穆双双道。

    “没事,跑了可以再抓,现在最要紧的是你好好休息。双双,我娘炖了一锅鸡汤,你要不要去我家喝点?对身体……”

    刘子安的话,还没说完,陆元丰就冷着脸打断。

    “刘大人,双双是我未婚妻,刘大人这番话,是不是太过于关心双双了?”

    “双双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对她好,也是应该的。”刘子安道。

    “不过是一点盘缠,何谈知遇之恩?你要报答,应该报答薛大人才是。”陆元丰道。

    “一饭之恩,当永生来报,更何况,那是子安去州府赶考的盘缠?若是没有那盘缠,子安便不会中举,更加不会有之后去京城的路费。

    所以说,我有如今,都是双双的功劳!”刘子安道。

    “你这就想错了,双双不过时看你可怜,才帮你的!若是换成其他人,她一样出手。你也不必借着报恩的由头,故意接近他!”

    陆元丰和刘子安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

    谁也不肯让谁。

    而且各个都跟毒舌似得,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毒。

    这完全颠覆了穆双双的想象力。

    一群官兵,更是一脸蒙比。

    这个新来的大人,喜欢和人争女人吗?

    还是小将军的女人?

    大伙儿面面相觑,穆双双怕传出什么不好的谣言,干脆道:“时候不早了,我和丰子还要回去休息!刘大人日理万机,更要休息!至于鸡汤,你还是和伯母好好享用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陆元丰走了。

    官差们:不,这不是争女人,这是单方面的相思,人家对大人根本没有意思。

    “大人,我们是不是打道回府了?”有观察大着胆子问。

    “恩!”刘子安点头。

    他看着穆双双和陆元丰离开的方向,久久未回过神来。

    ……

    穆双双回来的事儿,当天夜里,就传到了薛府。

    薛老太待穆双双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派人用轿子来接穆双双回薛府了。

    如今穆双双的身份,是薛树的义女,薛家的大小姐。

    虽然只是认的,可经过当今宁王认证,那就不比嫡亲的地位差。

    也的确如此,一大早上,薛老太亲自守在门口。

    就连薛树也去宫里递了折子,今天请病假。

    陆元丰更不用说,这段时日,他费尽心思,找双双的同时,还抓了几个潜逃数年的江洋大盗,在皇上那儿,也算是刷足了脸面。

    从马上上下来,穆双双瞅着门口全都出来了的薛家人,包括薛正,这个小少年,她感动坏了。

    和陆元丰一起上前,她冲薛老太道:“让您担心了,老太太,我回来了!”

    “薛大人,薛二爷,让你们担心了,还有府里的大家……”

    “还老太太,薛大人,你应该改口,叫我奶奶了!”薛老太绷着脸,故作生气的样子。

    “我……”

    “你忘了,在宁王面前,我老太婆求的恩典?还是你觉得我老太婆,不适合做你的奶奶?”薛老太问。

    穆双双摇头,“不是,太绪波动。

    天啊,这孩子,果然喜欢这认来的大小姐。

    “不哭,不哭,都是男子汉了,哭了要被人笑话了!”穆双双摸了摸薛正的脑袋,小声安慰。

    薛正还是哭,不但哭,还将穆双双抱的紧紧的。

    好像怕她再消失不见一样。

    穆双双继续摸他的脑袋,“你放心,我不会像之前一样,不声不响的消失的,我保证,下一次,要是去哪里,第一个和你说好吗?”

    薛正终于止住了哭声,他从穆双双腹部,抬起头,伸出手,朝向穆双双。

    “你是要拉钩吗?”穆双双问。

    薛正点头。

    “好吧!”穆双双学着薛正的样子,伸出手。

    “这样可以了吗?”她问。

    薛正这才点头。

    情绪,总算是稳定下来了。

    其他人,包括陆元丰在内,都松了一口气。

    只有薛管家在旁边垂着泪,感动坏了。

    “双双,府里的早饭,已经做好了,你和我一起去品尝。”薛老太拉着穆双双的手,走在最前头。

    几个男人,走在后面。

    薛义一脸吃味,“我就知道,娘这偏心的性子,一辈子都改不了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今生不嫁有钱人  皇上 我只是来报恩的  妃穿不可:废妃要革命  一代剑圣  对不起,无法说爱你(完)  与老师合租:无良学生  暗黑狂人  第一贵族女王  傻夫家有良田千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