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净对凌荆山道:“他这么多礼,倒是有些弄巧成拙了。”

    凌荆山道:“西陵人奸猾,巴不得我们膨胀呢。一膨胀,同时力抗腹背之敌。他们才有机会浑水摸鱼。”

    明净点点头,“不过咱们如今是比当年强盛了。我们膨胀一下没事,你心头有数就好了。对了,他真的只为吊唁而来?”

    凌荆山摇头,“是来寻找机会行挑拨之举的,跟孟太后不谋而合了。”方才萨尔罕其实有抬他压郭家一头的意思,所以他理都没理那厮。他独角戏唱不下去,肯定还会再想法子的。

    明净微微蹙眉,如今就看郭子安是怎么想的了。郭家在西北经营了几代人,死了近百英烈,这样的威望确实不是凌荆山短短时日可以撼动的。而且作为郭帅的弟子,他也不能去撼动。只能是努力做到极致。也只有他真的远逐了西陵,令他们不敢再扰边,威望才能达到鼎盛。但他就算做到那一步,也是郭家给的平台,是郭帅无私的扶他上去的。

    所以,如果郭子安真的跟他们不对付,还真的是难以处理呢。郭帅坦荡无私,希望郭子安也不至于离谱吧。

    接下来,萨尔罕摆出了心向汉学,想留下来多观摩观摩的架势。说起来西陵和西北大营今年还真的是停火状态,边关的小摩擦那是难免的都不算事儿。而且他又是来吊唁郭帅的,想多停留一段时日还真是不好撵他。于是,便容得他留了下来。

    “夫人,那些西陵人到四为客栈投宿去了。明玉姑奶奶问您收不收?如今人在大堂上喝征服酒呢。”

    明净这里正跟郭子衿说话呢,小敏进来禀道。

    明净嘀咕道:“他还真会找地方住啊。”这家伙打着心慕汉学的旗号,要住到四为客栈这么个文化交流的地方,其实还真是挺合适的。

    “让徐明、方丹他们几个过去,别让那西陵人在舌辩上把咱们边城学子都驳倒了。这几日,就让他们负责盯着萨尔罕。”徐明是恬恬夫婿,家学渊源。方丹也是名扬西北的才子。要不是康杰得在郭家尽孝道,也该一并叫过去才是。

    “是。”

    郭子衿呼出一口气,“这些事情好生复杂。”

    “可不是么。一个地方没想到,就可能出岔子。”

    明净出去把事情知会了凌荆山,他想了想道:“徐明和方丹都是书生,气势上会不会不如文武双全的萨尔罕?”

    “文斗而已,他还不至于当众动手。这件事让三叔再着人看着点就是了。”这也算是外交上的事,应该礼部负责的。

    凌荆山点点头,“培养人才还是当务之急啊,幸亏你一早办了府学。”

    明净哼了一声,“我其实倒是想让女学的学子去打他的脸。对,既然方丹去了,就让彤辉她们也过去看看,互相帮衬着。”

    凌荆山没再说这茬,转而问道:“听说哲儿有些不好?”

    “晚上踢被子有些咳嗽,小王大夫说暂时不用开药,让他自己扛过去。有念初在,我娘也过去了,你放心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惊魂艳事  顾少的独家挚爱  采石记  潜龙  最强剑仙  四爷,宫斗嘛!  宅系神魂与心机女皇  女将有毒  异世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