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荆山收到兵部尚书的信,信里很恳求的劝他迷途知返。他看过递给韩彦,“要钱粮的折子,户部有回复了么?”

    “还没有。”韩彦一目十行的看过后道:“大概也是在等你表态吧。”

    不过是否送家眷进京的事,韩彦就不好说什么了。如果从成就大业必须有所牺牲的角度来说,送家眷入京其实是一个能拖延时日并且保住在史书上名声的好法子。但是,一则外甥对夫人与儿子的爱重举世皆知,他即便是舅舅也不敢随意相劝二则把正室送走了身边肯定不能没人,那曾经有过婚约的自己闺女自然是有最大的机会。所以,他更加的不能出声了。要不然,前东宫一脉能撕了他一家。就是外甥这里也会是个心结留着。

    凌荆山看向文书道:“替我回信,问问太后我的事情能一笔抹去,那西平王呢?”这得共进退啊!

    西平王可是把太后整得名誉扫地,即便在朝廷的辖区没有人敢公然说道,但她的形象也是从天上到了地下。至于在西北和司徒蛮的辖区,她的作为已经被西平王派出去的戏班子传唱得家喻户晓了,名声都烂大街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凌荆山把事情告诉了明净,明净没言语继续淡定吃饭。哲儿道:“爹,如果太后答应了所有条件,你要送我们哪个去啊?”

    凌荆山笑道:“你大哥肯定不能去,二哥已经过继出去了。就送你去好不好?”

    哲儿顿时苦了脸,他也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送他去。大哥是嫡长子非常的重要,二哥都不姓凌了。他半晌道:“那好吧,如果爹爹用得着,那孩儿去就是了。让舅爷爷多换些钱粮回来。”

    明净笑了出来,“放心好了,爹不过是跟朝廷扯皮。再说了,太后要的可不只是一个你。她是想把咱们几母子连同小四儿都弄去。顶多把你二哥能留在边城。不然,她都认为不足以表现你爹的诚意。你说,爹爹会肯么?给再多钱粮他也不能把咱们都送去京城啊。不过,哲儿能想着为家里出力也是极好的。”

    明净是一点都不担心的。就不说夫妻感情,她对西北的用处可比做人质大多了。至于孩子们,孟思彤也不可能单独索要。还有,别忘了梦梦还在边城呢。真要逼急了,她就把梦梦祭出来。

    哲儿拍拍胸口,“不用去就好,我也不想去。我舍不得爹娘和哥哥、妹妹。”

    一一给他夹菜,“赶紧吃,我和老二不能去,也不可能就送你去啊。咱们家一个都不能少。”

    孟思彤收到回信自然是勃然大怒,西平王那个老匹夫!东西都被她砸了不少这才道:“行,只要那个老东西也带着王妃进京来向本宫请罪,本宫念在他年事已高也免了他的罪过。但想恢复王爵却是不能了。”

    消息再度传到边城,最近锻炼得吃嘛嘛香、身体都轻便了许多了西平王立马病倒了。凌荆山带上妻儿大张旗鼓的过来探望,“叔姥爷,您可好些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惊魂艳事  顾少的独家挚爱  采石记  潜龙  最强剑仙  四爷,宫斗嘛!  宅系神魂与心机女皇  女将有毒  异世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