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净摸摸一一的头,“是啊。你们想不想看看怎么用?”

    一一和无衣对视一眼,想倒是想,但看他们爹的样子显然不想配合啊。

    童小七道:“我戴给你们看看。”

    一一和无衣从匣子里头把铁箍等搬出来,预备协助童小七。哲儿牵着明净看热闹。

    刘昶笑笑躬身出去,他还得去看看城楼那边的预备工作。

    封璟三人和葛老见状道,“咱们几个老家伙找个地方喝两杯?”最后便一道去了葛老那里。觉新做的素菜是一绝,下酒正好。还有个小哥哥可以在一旁斟酒伺候,顺便从他们的谈话里偷师。

    凌荆山其实也好奇这玩意儿,于是费劲的扭头看过来。要不是这会儿还不怎么发得出声音,肯定直接出声招呼了。

    童小七见状便走到方便他看的地方演示。他已经是第三回戴了,又有两个小帮手,戴起来还是挺方便的。很快便把铁箍那些戴好了。

    “喏,就是这样的,很省力气。夫人,真是亏您能想得出来。匠人说做给那些伤员挺好的,根据个人伤势酌情修改就好。之前您没看上眼的两个,匠人没舍得废弃,还在继续研究。如今也不用保密了,我回头就把他们放了。”

    明净道:“好,放了吧。记得多给些赏钱。至于原理,就把人当扯线娃娃玩就是了,也没有太复杂。”

    听到明净的话,四兄弟都不由自主看向了凌荆山,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小七是健全的,所以他戴着只觉得省力气。你试试吧,终究是给你用,还得你用着好才行。”

    凌荆山把头转开。他才不用,他也没缺啥。

    “好了,我们不吵你了,你继续休息吧。”参汤和药之前都喂过,直接休息就好了。

    凌荆山又把头转回来看向童小七,张张嘴没发出声音来。

    明净道:“哦,小七,你留下替大将军擦擦身子。他肯定是觉得身上不舒服了。一一和无衣给大哥哥打个下手。”凌荆山的几个勤务兵被吴思泉留在营中排查是不是奸细。而明净又大腹便便的不方便,当然只能让童小七上了。

    那哥仨满口答应,哲儿道:“娘,还有我呢?”

    “他俩好歹能拧毛巾帮着递递,你就别在这儿帮倒忙了。几天都不在家,走,咱娘俩好好亲热亲热。一会儿吃过晚饭,你还跟着外公回去。家里还是很忙的!”

    哲儿道:“好吧。不过明天我也要去城楼迎舅舅。”

    “行啊,你跟着你外婆去就好了。”

    封璟没喝几杯就率先离席了。明天城楼肯定会很热闹,他身为知府也有职责在身。还得去城楼和主干道看看。

    哲儿便跟着他走了,一道去查看沿街的安排。爹在病床上躺着,娘身子笨重,大哥哥要预备成亲,大哥、二哥得上学。他留在家里他们也不能陪他玩儿,倒是跟着外公外婆还好玩儿了些。

    封璟这会儿特别的高兴,儿子和儿媳明天要回来了,女婿也终于醒过来了。他把哲儿架到肩膀上爷孙俩有说有笑地大步往外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惊魂艳事  顾少的独家挚爱  采石记  潜龙  最强剑仙  四爷,宫斗嘛!  宅系神魂与心机女皇  女将有毒  异世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