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方大人夫妻告辞了。明净睡过午觉领着哲儿奔舅舅那边去。

    一进门听到橙子招呼她:“姐、侄侄——”声音乐呵呵的。

    明净拿眼找了一下,还是哲儿先看到人,“娘,在墙角呢。”

    明净看过去,橙子站在墙角,面对墙壁笑得开花开朵的,正扭头看着她们母子。

    再看看坐那一脸好气又好笑的萧从嘉,明净道:“他不会是在面壁思过吧?”瞧这一脸傻笑,那叫一个灿烂。

    “不,他只是在面壁。”

    明净坐了下来,“他都不懂,你罚他有什么用?”

    哲儿也反应过来了,因为他也时常被罚面壁来着。但小表叔这样子分明是拿罚站当好玩的事了。他‘嘿嘿’笑了起来。

    萧从嘉道:“既然你姐给你求情,这次算了。你过来和哲儿玩吧。”说着又向明净讨教,“他们哥仨这么大的时候,你都是怎么管教的?”

    “都不懂有什么好管教的?一一这么大的时候还拿他爹的头盔撒过尿呢。能把他怎么着?”

    眼见着儿子和哲儿拉着手已经跑远了,萧从嘉也是忍不住笑,“那头盔呢?”

    “换一个呗。还能打他一顿出气啊?”

    萧从嘉笑了一阵道:“你来找我有事啊?”这起来他儿子只是淘气真是不值一提了。

    “没事,是哲儿要来找橙子,我带着他过来了。”

    “从你娘那里?”

    “是啊。”

    “没事那留在这边吃晚饭吧,等会儿让人去接一一和无衣是了。你这状态可你舅母好多了。我说,之前过年我看你都还挺娇气的,不会凌大将军不在家你自动好起来了吧?”萧从嘉说到后面忍不住玩笑地道。

    明净道:“我闺女知道她爹不在懂事了呗。橙子这是惹了舅母生气?”

    “是啊,淘得不行。然后肚子里那个也不安生。你舅母说你厉害,仨儿子肚里揣一个,还能管着西北的大事。哦,对了,你还替人养了三个。”

    “舅母在睡呢?”

    “嗯,之前被臭小子气得头疼,刚睡下一会儿。”这来的要是客人,女主人不出面待客有些失礼了。但自家外甥女又走动得勤无碍了。不过要是客人,那得先递帖子了,没有说来来的。

    其实明净和舅舅一处跟舅母一处更有共同话题。

    “那让她睡吧,这会儿叫起来头肯定又疼了。”

    院子里有咯咯的笑声穿出来,明净探头看了一下哲儿和橙子在追追打打的,身边几个小厮跟着、护着。

    然后见到门外脚步匆匆走进来她娘身边的顾嬷嬷。

    明净微微挑眉,“出什么事了?”

    顾嬷嬷墩身一福,“郡主也在这边啊。”又转向萧从嘉,“公主让老奴来知会公子一声,刚得到消息:京里的敏王过世了。”

    皇家没承认萧从嘉,所以报丧都只到景飒那里。明净那儿多半也得着消息了。

    “行,我知道了。”萧从嘉心情有点沉重,这算脚程老爷子挺过元宵没了啊。这位他也跟着老头子进京见过几回,但真的是个好人哪。

    s/htl//43/43684/l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惊魂艳事  顾少的独家挚爱  采石记  潜龙  最强剑仙  四爷,宫斗嘛!  宅系神魂与心机女皇  女将有毒  异世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