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小说网 都市小说 我对钱真没兴趣 第122章 夜黑风高下雨时(求月票!)
    (如果选了1,后续)()

    ……

    南笄支吾一声,有些为难道,“我也想留下来陪陪小白,可是今晚还有画画任务呢,必须回去赶稿子。”

    尹鹤心下大定,“没事没事,这不还是有小倩和阿芙她们的吗。”

    南笄问,“你今天还回不来啊?”

    尹鹤:“有点事耽搁了,明天回家。”

    挂了电话,尹鹤摸摸肚子,有点饿了,他还没吃晚饭呢。

    隔壁的云老师肯定是回那个家了,而且就算她在家也没能力给自己做饭啊。

    看看这个时间,还不算太晚,估计大学食堂还有饭,于是尹鹤准备去中传的食堂随便找个漂亮师妹蹭饭吃。

    结果刚出小区门就听到了喇叭里的叫卖声,“热乎儿的烤山药,倍儿甜!妈妈我想吃烤山药!吃,吃大块儿的,两块够吗?够了谢谢妈妈,妈妈真好……”

    尹鹤心说怎么还自问自答的啊,好像有三个角色呢,戏还挺多啊,都赶上尹老六了。

    他瞅了一眼烤山药的炉子,是记忆中的样子,有点惊讶于在京城这种大地方还能看到这种流动烤山药的,这大爷啥背景啊!

    也不管贵不贵了,直接道,“师傅,先给我来十斤的!”

    “你是说十块钱的?”大爷愣了一下。

    “十斤,我人多。”

    大爷的脸笑成了菊花,“好,你等着嘞!”

    最后整个八块烤山药,一共15斤,老头说阴天了,估计要下雨,便宜点就让尹鹤包圆了。

    打包带走后,尹鹤在小区找到自己的车,敲开车窗,给圆芳留了四块。

    “吃完这个你们再找个地方吃饭睡觉,记得不要回四合院,明早来接我。”

    两人表示明白,其实都不明白,为啥不让回四合院啊?

    提溜着烤山药回了家,尹鹤还进云老师家瞅了一眼,果然没人。

    回到自己家,尹鹤准备自己吃三块,留给南笄一块尝尝鲜,估计香江见不到这种东西吧。

    山药烤的都流油了,香气四溢,尹鹤拿出餐盘和刀叉,先把有些焦黑的皮剥了,然后将山药放在餐盘上,切成一个个金黄色的丁状,用叉子送进嘴里。

    优雅是优雅了,可是怎么它就不香了呢,于是第二块直接上手啃,呢,果然味道纯正了不少!

    刚要吃第三块,尹鹤想到一个问题。

    本来家里应该是没人的,可如果南笄看到家里的灯是亮着的,她该怎么想,会不会直接报警。

    于是尹鹤关了灯。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加上外面乌云密布,没有月亮,尹鹤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本想打开手机的灯,可这时突然想到了小白,她后面的人生不就像突然拉了灯的自己吗。

    于是尹鹤收起手机,摸索着走到餐桌前,试图在黑暗中进餐。

    “我去!”对这里的地形终究是不太熟悉,很快膝盖就撞到了茶几。

    之后尹鹤处处小心翼翼,一点点地挪动自己,生怕行差踏错。

    这种小心翼翼的试探让黑暗中的尹鹤最难受,恐怕小白刚刚失明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吧。

    应该比这还难受,黑暗中自己起码还能看到一些,但她是完全看不到的,四周漆黑一片,一切都是未知,而且选项里没有开灯、手机照明等选项。

    想到这,吃着烤山药的他突然就觉得不香了。

    突然,一声闪电照亮了餐厅。

    紧接着“嘁哩喀喳!”一声雷鸣,尹鹤猛地起身,膝盖再次撞到桌角,伤上加伤。

    “这是下雨啦?”也不知道南笄现在到哪了,如果还没出发,估计聂倩会送她吧。

    尹鹤的关心很自然地从小白过渡到了南笄身上。

    雨来的很快,几乎毫不犹豫就倾泻而下,现在天气已经不那么冷了,尹鹤眺望着不远处的大学校园,年轻的人们放肆地在雨中笑着,跑着。

    区别只在于,有的人是独自奔跑,有的人是拉着女朋友一起跑。

    唉,这虐狗的世界啊。

    刚收回目光,尹鹤的手机响了。

    是南笄的。

    “喂,怎么啦小南?”

    “Uncle,我想问一下,那个,”南笄喘着气道,“咱们家是哪栋楼啊?”

    “啊?”尹鹤有点诧异这是什么问题。

    南笄不好意思道,“刚刚我回家,发现密码错误,钥匙也捅不进去,而且里面还有人开门,是一对小情侣,见我拿着钥匙,女的差点把男朋友挠死,我说我走错了,她还不信,差点连我都打。”

    “噗!”尹鹤差点笑出声,幸亏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再好笑也不会笑,“后来呢?”

    “后来我就跑了啊,要不是我腿长跑得快,肯定连我一起收拾了啊。”南笄有些后怕。

    那男的还真是倒霉催的。

    尹鹤又问,“这怎么能走错呢?”

    “下雨了,我一慌就走错了,现在雨这么大,外面看不清,我就找不到咱们家在哪儿了?”

    尹鹤问:“那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又跑到另一栋楼,在一楼躲雨呢。”

    “你知道自己是在第几栋吗?”他又问。

    “我,我不太清楚,里面也没写啊,你等一下,我出去看看……”

    然后尹鹤听到了大风声,他已经开始穿鞋穿衣服了,惊喜怕是没了,还是先把人弄回来吧。

    过了一会儿,南笄道,“好像是6号楼。”

    “你等着!”尹鹤说了一句,挂了电话。

    6号楼,就在隔壁。

    家里没伞,好在距离很短,尹鹤在头上蒙了个衣服就出去了。

    瞅准方向,尹鹤快速冲了过去,相信南笄看到自己的时候一定很惊喜吧!

    然而进去后,没人啊!

    这时南笄的电话打了过来,“Uncle,你是不是已经回来了,你是不是就在这个小区啊?”

    尹鹤:“别问,怎么六号楼没你啊?”

    “果然是这样!”南笄提前开始庆祝,终于有救了,“我就在这啊,都快成落汤鸡了,你看不到吗?”

    尹鹤找遍了,确实没有。

    “你别藏着,你出来。”

    “我没藏着啊,我……你等一下,我到楼外面,这样你就能看到我了!”

    然后尹鹤穿过一楼玻璃门,透过层层雨幕,看到九号楼下,一个傻子拿着手机跑到外面,迎风大喊,“你看到了吗?”

    好像是喊给老天听的,后面该还有一句:有本事你劈我啊。

    尹鹤不再迟疑,直接冲了过去,抓住南笄的胳膊就往他们那栋楼跑。

    “你果然在这里啊,藏哪儿了?!”南笄喊着。

    不喊不行,雨声太大。

    “那是9号楼!”尹鹤边跑边道。

    “啊?9?6?是数字倒过来了吗?”

    “对,电影里用了一百遍的烂梗,让你碰到了!”

    南笄笑了起来,“好有戏剧性啊!”

    还笑的这么开心,自己多跑了一段,也跟她成落汤鸡了。

    终于,进了自己那栋楼,安全了,两人湿的没法要了。

    见南笄冲自己笑,尹鹤总觉得这丫头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儿。

    是脸上的妆被冲成了素颜?不对,素颜跟妆后也没什么差啊。

    呆毛也还在啊,这么大风雨之下,它依然迎风招展,挺倔强一毛。

    直到回了房间,开了灯,尹鹤终于反应过来,南笄的身材跟自己在洗手间看到的内一尺寸严重不符啊!

    她什么时候这么大了,这少说也得有EFG了吧!

    正想着南笄是怎么做到短短几天突飞猛进的,她突然笑意盈盈地冲着自己拉开了上衣拉链。

    “哎呀,你别,你……”尹鹤假模假样地用手臂挡了一下视线,然后看到从她上衣里冒出了一个虎头虎脑的猫头!

    南笄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我,捡到猫了!”

    就在小区外面,那会儿刚刚下雨,所有人都急着赶路,就她还慢悠悠想要欣赏雨景,然后就看到路边有一只可怜兮兮瑟瑟发抖的小猫咪。

    尹鹤接过来,惊奇不已,“哇,还是外国品种猫。”

    “这不是狸花猫吗?”南笄问,她家里不让养猫的,所以对猫咪的种类不太清楚。

    尹鹤把空调开到老大,“这是一只美短虎斑,在京城起码上千一只,嗯,没有外伤,大概两个多月,偏瘦,应该是几天没好好吃东西了,你要是再不捡到它,估计就要饿死了。”

    “啊!”没什么养猫经验的南笄忙问,“它要吃什么啊,我……”

    她正要翻冰箱,尹鹤道,“你先去洗澡擦干,换身衣服,不要感冒,这个小家伙交给我来处理,别忘了,我可是专业的。”

    南笄虽然没跟尹鹤特意聊过,但也知道这位大叔是米國宠物机密的创始人,她很多去米國留学的朋友都视他为华人之光。

    “好吧。”南笄刚脱了外衣就停手了,里面也淋透了,不过今天有男人在场,不好在客厅脱,她拿了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尹鹤只瞥了一眼,没有EFG,CBD还是有的,年纪轻轻的,不简单的!

    南笄好像还是○○后呢。

    摇摇头,尹鹤继续盯着小虎斑,它身上没怎么湿,南笄把它保护的很好,只是一个劲儿喵喵叫,或许还有什么暗疾。

    如果它不是自己跑丢的,那就是被遗弃的,几千块的猫被遗弃,那必然是病了。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温饱问题,家里有什么能吃的,尹鹤早就一清二楚,他从冰箱里找了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又去厨房用小碗装了温水过来。

    还好,面包吃了,水也喝了,相对于布偶、英短,美短还是皮实一些的,当然,在华夏地盘上,都比不过田园猫的生命力旺盛。

    南笄很快就结束了洗澡,可能是惦记自己的猫吧。

    裹着浴巾就出来了,她指了指浴室,“里面有一件浴袍,你用吧,还有,我这里没有男士内酷,但是有一条很宽松的短裤,估计是唯一你能穿的,我也放在里面了,毛巾就用我的吧,没有给你准备。”

    尹鹤也是里外都湿了,刚才已经打了好几个喷嚏,他也不客气,当即起身进了浴室。

    浴室里还残存着少女的芳香,他简单冲了一遍,没有太多旖旎的想象。

    只是穿上那条短裤,终究还是献丑了,幸好浴袍足够宽大,可以遮丑。

    吹干头发走出来,尹鹤看到南笄已经换了睡衣,正抱着小猫在沙发上玩耍。

    尹鹤提醒,“你现在最好不要接触它,寄生虫很多的,明天带去宠物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才放心,而且小心它尿你一身。”

    被尹鹤这么一说,南笄立即放下小猫,专业人士的话一定要听。

    尹鹤打了个喷嚏,又道,“所以你是想自己养,还是检查后找人领养呢。”

    “当然自己养啊!”南笄道,“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很孤单的,有只猫咪陪我多好啊。”

    尹鹤:“你之前从我家搬出来的时候不是说漫画家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吗。”

    “它只是一只小猫咪,应该没关系吧。”

    “美短还是很活泼好动的,恐怕会让你不得安宁。”

    “喵~”小猫咪像是听出尹鹤在说自己坏话,忙冲南笄撒娇,表示自己很好养。

    南笄忍不住心都化了,“那我也要养,既然捡到,那就是缘分,缘分不可辜负!”

    尹鹤微微一笑,看来又能为宠物机密app拉到一个用户了。

    “OK,明天跟我去医院走一趟。”

    接下来南笄开始工作,尹鹤带孩子,让小猫咪不要吵着它妈妈赚钱。

    南笄工作确实需要很专心,对着绘画板就再没跟尹鹤说过一个字,对于尹鹤和小猫的玩闹也一概屏蔽。

    忙碌一阵,她会休息一下,问尹鹤怎么会突然来她这里。

    尹鹤说这是惊喜,本来想等她进来吓她一跳的,结果惊喜泡汤了。

    “诶,你等着!”还有一喜呢。

    尹鹤又去厨房拿烤山药,已经没什么热气了,幸好家里厨具齐全,尹鹤用饼铛加热了一下,恢复了其巅峰期七八成的美味。

    端出来的时候,南笄再次投入到工作中了,甚至都闻不到那不断外放的香气,连猫咪都闻到了,喵喵追着尹鹤叫。

    尹鹤凑到南笄身边,叫卖道,“热乎儿的烤山药,倍儿甜!不甜不要钱,甜也不要钱!”

    南笄终于瞅了他一眼,“是小区门口那个大爷的吧,挺好吃的。”

    “你吃过啊,”尹鹤大失所望,“那还吃吗?”

    南笄:“想吃,可我占着手呢。”

    尹鹤撕开山药皮,“没事,我喂你啊。”

    尹鹤拿出之前西餐那一套,把烤山药切成丁,用叉子递进南笄嘴里,后来嫌麻烦,直接用手,南笄也来者不拒,小心地避开尹鹤的手指,没有咬到人。

    其实尹鹤手上也粘了不少红薯,还真想让南笄嗦一口呢。

    当然,也就是想想,她终究不是云老师或者小舒,甚至小倩阿芙都不会在意。

    只是这一幕在还未成年的小虎斑看来,已经有够羞羞的了,堪称大型虐猫现场。

    现在南笄有自己的团队了,她画完之后,发给员工,上色的工作就交给他们了,以后等队伍成熟了,自己的工作会越来越少,只负责核心部分即可。

    可以睡觉了,南笄幸福地伸展了一下双臂和腰肢,不小心碰到了尹鹤。

    为了陪她,尹鹤在沙发上差点睡着了。

    “Uncle,睡觉啦。”南笄推了推尹鹤。

    尹鹤迷迷糊糊起身,“走着!”

    他竟然直接走到了南笄的房间,倒头便睡。

    今天又是坐车,又是等自己,肯定很累吧,南笄于心不忍,也就由着她了。

    她先是把两人的湿衣服摆在空调下面,一晚上应该能够吹干。

    随即进了尹鹤的房间。

    放心,今晚不会发生走错房间那种已经在电影和小说里发生过1000遍的烂梗。

    但被狂风暴雨吹打了那么久,对两人的身体都是一种摧残。

    终于,一夜过后,有人病了。

    …………

    是谁病了。

    1、尹鹤。

    2、南笄。

    ps:慢慢找感觉中,更新时间和章节长度会慢慢恢复正常的。</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诱妻入怀:总裁轻点宠  九阴大帝  宠你入骨:重生甜妻很磨人  老子是条狗  文坛万岁  王猛范兵兵  狂猛战神王猛范兵兵  许你一世倾城凤九儿  神医药王林昊顾夕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