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小说网 玄幻小说 我真不是剑仙 第一八六章 别激动,我有存货,哈哈哈!
    从预赛至今,前前后后也打了很多天了。

    所有的选手都露过脸,露过手。

    要说本届武道大会最为神秘的选手,北郭铁男当之无愧的第一,而第二,则肯定是宇毛毛和胡三刀里取一个。

    宇毛毛神秘是神秘在他的兵器上。

    没错,就是那个猛烈炸碎掉的木箱子。

    而胡三刀,则神秘在他的武学上。

    胡三刀,是个年轻的刀客。

    他的刀,不知是何材质打造,总之通体暗红,犹如凝固的烈火,又像是曾被鲜血一次次浸透。

    他的刀法,无比的嗜血,无比的霸道,施展起来,漫天都是刀影,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无穷无尽,让人心生绝望。

    胡三刀来自沙暴门,也就是说,他是军中年轻武者的代表。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刀法与同样来自军中的海戮完全不同。

    非但刀法毫无相似之处,简直整个人的气场跟军/人都南辕北辙。

    他是一个阴冷又酷寒的人。

    却偏偏拿着一把火热的刀。

    而他的对手,高王飞,是号称漠北剑法第一的高宗门徒,实力极强,剑法通神。

    二人激斗半个时辰,完全是用刀巅峰与用剑巅峰的强强碰撞。

    战至后期,胡三刀的刀几乎狂霸到一种要张开血盆大口弑人的程度,几乎是刀刀见血,刀刀饮血。

    高王飞哪怕是咬紧牙关展现出最精湛的剑势,整个人依旧被这把血气惊人的邪刀砍成了血人。

    这才是血刀,比之所谓的血刀门刀法更加残忍嗜血,更加震人心魄。

    半个时辰后,高王飞,败。

    败的毫无悬念,毫不可惜。

    所有观众都意识到,这位胡三刀怕是大有来头。

    至此,十六进八的比赛全部结束。

    北看台后面的巨大木板,上面的左右两列排布图同时向中间延伸了一列。

    左边的四位选手,从上到下分别是:

    花独秀,云中水,鲍一豹,高王人。

    右边四位,从上到下分别是:

    北郭铁男,高剑东,宇毛毛,胡三刀。

    八个人,来自七个门派。

    除高宗外,再没有哪个门派能够同时有一个以上的选手进入新一轮的比赛。

    这意味着,高宗的名望在本届武道大会会得到一个空前的提高。

    八强,基本就代表了本届武道大会最强的几位选手。

    不存在侥幸,不存在漏网之鱼。

    被精准测算出来的十六位选手,两两对决之后,再剩下的绝对是真正的强者。

    若说十六强里还有运气好的人侥幸出线,在十六进八之后,靠运气绝对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几十年来一直如此,只有实力超凡的人,才能走到八强关口。

    道理是这样没错的,但看着巨大展板上的八个名字,总有人觉得哪里不太对。

    就好像一群狼里面混进了一只哈士奇。

    一群蜜蜂里面混进了一只苍蝇。

    打眼一看,没什么毛病,细细品味,总觉得有一个人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说的是谁呢?

    嘿!

    你猜猜?

    今天的比赛落下帷幕,两万观众,北看台的参赛者,军/方,官府巨头悉数退出比武场,离开军队大营,回来沙之城城区。

    吃过晚饭,四大才子没有露面。

    他们还在研究该用多少赌资跟总督府大总管做交易,该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四大巨商如何携手互助,同步开发漠北市场。

    他们的心全在这上面,反正下一场花老大对上云中水是稳赢的局面,关不关注的没差别。

    后面几年,甚至十几年,他们的全部精力就都要放在做生意赚钱上,什么武道,什么江湖,什么漠北第一,对这四位来说那都是第二位的。

    沈利嘉则老老实实跟在花独秀身后,他俩去了一个地方。

    去哪里?

    当然是去找毛茅羽。

    沈利嘉不放心啊,一脚踢爆了人家的兵器,后面的比赛毛茅羽还怎么打?

    这家伙会不会思来想去又一怒之下找到沈利嘉,把他给喀嚓了?

    这是个神经病,是个脑袋不太好使的冷血杀手,当然还是趁他没发飙,趁姐夫还在,赶紧让姐夫出面带着我一起见一见他比较好。

    赶紧赔给他点钱,让他回去再研发制造新的箱子,千万别记恨自己。

    来到海潮帮所在的客栈,通报过姓名后,海潮帮的门徒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沈利嘉。

    那意思是,你竟然还敢来这里?

    竟然敢主动找毛茅羽?

    不怕掉脑袋么?

    小胖子,你也头铁啊?

    海潮帮请出了毛茅羽,他正在吃饭,出来时手里还拿着一根鸡腿。

    毛茅羽先看到花独秀,毛茅羽笑道:

    “花什么秀,你是来请我吃饭的么?”

    花独秀尴尬的笑了笑,朝一边微微闪身,露出了身后的小胖子。

    沈利嘉强装笑颜,心惊胆战举手打了个招呼:

    “嗨,毛毛虫,鸡腿好吃吗?”

    毛茅羽脸色立变,猛的把鸡腿朝沈利嘉脑袋扔去:

    “好吃你个头啊!老子杀了你!”

    花独秀赶紧拉住他,好言相劝:

    “误会,误会,今天那不都是误会嘛?小胖子也没想真给你踢爆,他是不小心,不小心。”

    毛茅羽气的胸膛起伏,重重哼了一声,转头就走。

    花独秀赶紧拉着沈利嘉追了进去。

    三人来到一间宽敞的卧室,小胖子关好门窗,乖乖的跟着花独秀在八仙桌旁坐下来。

    看毛茅羽脸色难看,沈利嘉赶紧傻笑着给两位大佬斟茶倒水,又拿出二百五十两银票来赔礼道歉。

    什么?为什么才二百五十两?

    你磕碜谁呢?

    当年的大手笔赔款呢?

    心理落差也太大了吧?

    没办法,大把的银子都被他姐夫搜走押进赌场,沈利嘉身上没多少钱了。

    当然,二百五十两也不是小数目。

    毛茅羽大手一挥,银票被风卷起,飘到沈利嘉面前。

    “小胖子,收起你的钱吧,不用你赔。”

    沈利嘉一惊:“不用赔?那你想怎样?”

    毛茅羽起身,从床底下一口气拉出了三口箱子。

    跟他炸碎掉的木箱一模一样的箱子。

    花独秀跟沈利嘉都惊住了。

    花独秀惊叹问:“毛兄,你搞了这么多?”

    毛茅羽立刻又把三口箱子推进床底,回到八仙桌旁说:

    “‘要你命三千’用的火药太不稳定,跟一般的对手打肯定没问题,但若要杀到最后阶段,一个肯定不够用。”

    沈利嘉说:“那你这一年还真没闲着,听说慢工出细活,你生产速度这么快,能造出什么精品吗?”

    毛茅羽说:“它的制造工艺已比较成熟,我闭着眼睛都能弄出来,缺的无非是稳定的火药,坚硬的木料,还有精细的构件。”

    花独秀松了口气:“原来你有这么多备货,那我就放心了。嘉嘉还担心呢,他不小心弄坏了你的箱子,后面的比赛岂不是无以为继?”

    沈利嘉说:“是啊是啊,早知道我就高高兴兴而来了,不该那么愧疚的,说实话晚饭我都没吃好。”

    毛茅羽瞪了他一眼:“你这个小胖子,以后你离我的箱子远一点,再敢碰一根手指头,我决不轻饶!”

    沈利嘉赶紧说:“是,是,你让我碰我也不碰了。”

    告别毛茅羽,兄弟俩心情舒畅的返回纪宗所在的客栈。

    关好房门,二人各自找舒服椅子坐了下来。

    花独秀问:“嘉嘉,你这么一直跟着我住,合适吗?你又不是纪宗弟子,香宗的长者不生气么?”

    沈利嘉说:“生个毛的气啊,反正打完武道大会我就跟姐夫回困魔谷,他们爱生气不生气。”

    “再说了,我爹每年大把的银子孝敬他们,我还不能有点特权?而且我本事学的不差啊,打进了十六强,也算给香宗长脸了。”

    花独秀皱眉:“你小子,你这是怕我不带你走,提前赖上我了?”

    沈利嘉说:“哪有啊,谁不知道纪宗武学那是奇山北斗一样的存在,我跟师傅说来纪宗熏陶熏陶,感受感受,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还嘱咐我多跟着纪宗大佬增进感情,有机会就好好经营一下。”

    “姐夫,你就是纪宗大佬,你得多提携我上进。”

    花独秀没好气道:“我提携你个屁。”

    “今天你睡客厅,替我守门,我要闭个小关。”

    沈利嘉一愣:“闭关?又闭关?”

    花独秀说:“四十万两在赌场押着呢,我不能掉以轻心啊,下一场肯定要打赢。”

    沈利嘉说:“打云中水,姐夫你闭着眼都能赢。”

    花独秀道:“别瞎说,阿水进步很大的。不说了,时间宝贵,你卷铺盖去客厅睡吧。”

    沈利嘉闷闷不乐,撅着小嘴把被褥铺盖铺在客厅里,一言不发的躺了下去。

    花独秀又用衣柜把客厅与卧室之间的木门牢牢顶住,喊道:

    “除非是着火了,不然不要打搅我,你提前把你的药丸拿出来放枕头那,半夜别喊我了。”

    沈利嘉低沉道:“知道了。”

    花独秀又说:“谁来我都不见,就说我闭关了,有事明天一早再说。”

    沈利嘉:“知道了。”

    花独秀点点头,吹熄屋里蜡烛,宽衣解带在床上躺好。

    地图残片的事非同小可,哪怕是沈利嘉他也不想告诉。

    倒不是自己小心眼。

    而是天下很多势力都在暗中调查,收集这东西,沈利嘉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知道的多了,怕是要被有心人盯上。

    再说今日的比赛。

    从北郭铁男对决鲍一翀,高剑东硬刚纪清亮,到胡三刀大战高王飞,这三场比赛全都极有看点。

    花独秀看的非常认真,非常仔细,现在只要一闭上眼,很多精彩绝伦的画面都能立刻出现在脑海里。

    而且,随着赛程越来越靠后,顶尖高手们越来越无法掩藏自己的真实实力,至强招数也是层出不穷。

    花独秀决定趁热,趁脑海里印象好足够清楚,尽快把今天看到的绝技摸透,摸清,最好是能反推出这些绝技背后的东西。

    然后,看能不能变为己用。

    花独秀深吸一口气,取出地图残片缓缓贴在了自己双目之间。

    “小甜甜,我来了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龙血圣尊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拯救世界的聊天群  盛夏婉歌  不朽帝神  超神悟道(我可以兑换悟性)  求神不如拜我  史上最强炼气期(炼气五千年)  颜控的精灵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