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小说网 玄幻小说 我真不是剑仙 第一八四章 留一线,不要急
    “轰……!”

    一声巨响,强烈的空气压缩又炸开,以二人对拳为中心,气爆竟把地上黄土犁出了几寸厚的沟壑。

    而北郭铁男,对拳的瞬间他双腿微微一弯,把承受的拳劲悉数转移到右后方,整个身子快速向后滑去。

    没错,他不倒,也不跳,仍旧是脚不离地,向后滑了三尺远,又稳稳当当停在那里。

    漆黑如铁的双拳上,阵阵黑丝如开水壶的蒸汽一样咕哝着往外冒。

    鲍一翀收势,立刻再次凝聚强悍拳劲。

    “铁男兄,下一拳,我可要破你的防了!”

    北郭铁男道:“我会用力,请小心。”

    鲍一翀大喝:“来!”

    狂霸拳势一出,弥漫而开的汹涌拳劲却受到莫名引导,迅速朝着一点挤压而来。

    鲍一翀身子犹如离弦之箭,快速朝北郭铁男冲去。

    凌空之中,鲍一翀右手虚空一抓,周身无形拳劲似乎都压缩的有了行迹一样。

    他虚抓的右手,竟有“滋滋……”之声冒出。

    拳劲压缩着空气,空气强烈的附着在鲍一翀右拳上,像是带了一个昏暗的空气拳套。

    不,是拳劲拳套。

    “豹王·山隐龙秀!”

    北郭铁男深吸一口气,双拳快速收回,黑气滋生的更加汹涌。

    鲍一翀卷着漫天黄土瞬间而至,北郭铁男低喝道:

    “破雷霆……!”

    黑气弥漫的铁拳猛然探出,砸在鲍一翀的铁拳之上。

    “轰……!”

    巨响,震耳欲聋的巨响。

    强烈的劲风径直把黄土吹散,拳劲四射,地上竟变成一个小型的火山口的造型。

    北郭铁男与鲍一翀双拳相对,彼此对峙,稳如奇山。

    这次,北郭铁男没有被打退,他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观众们都惊住了。

    好强悍的内力,好狂霸的拳劲。

    同样是“山隐龙秀”,鲍一翀使出的威力,要远胜前面出场的鲍一战。

    这一招,强就强在无与伦比的穿透性上。

    显然,鲍一翀破开了北郭铁男的防御,但北郭铁男用他深不见底的内力正面抵消掉此招的威胁。

    硬碰硬,所以才会产生如此之大的震动和响声。

    北郭铁男忽然一声轻喝,鲍一翀右臂一酸,忍不住退后两步。

    二人分开。

    鲍一翀笑道:“不愧是北郭家的少主,内力恐怖如斯,今天我怕是打不赢你了。”

    “不过,若是我使出更强招式,或许能把你打伤。”

    北郭铁男轻声说:“彼此留一点底牌,毕竟后面还有比赛呢。”

    他的意思是,哪怕鲍一翀输了,后面还有鲍一豹,没必要现在就把豹王拳的绝技一个接一个都使出来,让全场观众白白观摩。

    鲍一翀脸色阴沉下来:“你说的有道理。”

    北郭铁男说:“那咱们到此为止?”

    北郭铁男笑了,他认为鲍一翀试出了彼此的差距,加之双方势力合作之意甚浓,鲍一翀应该会适可而止。

    但他想错了。

    鲍一翀坚决说:“不。”

    “一豹是一豹,我是我。哪怕贵我两派关系匪浅,只要还能站着,豹王门的门徒就不会认输。”

    北郭铁男说:“这实在没有必要。”

    鲍一翀说:“没有必要,但我有这个需要。”

    说罢,鲍一翀阴沉着脸,再次双拳一振,汹涌劲气充斥全身。

    他还要战。

    还有更为惊人的绝技没有使出来。

    北郭铁男有点头疼。

    不是先前被打的脑壳疼,而是面对如此刚烈的“准盟友”,有时候讲道理似乎不是很管用。

    北郭铁男说:“且慢。”

    “这样,我打你一拳,若你能站定不倒,咱们继续来过。若你倒地,咱们都留点力气,你认输,可否?”

    鲍一翀点头:“来!”

    说着,他双腿稳稳扎了个马步,双拳虚空抓握,强悍到风雷变色的拳劲快速凝聚。

    北郭铁男深吸一口气,右手缓缓抬起。

    他五指分开,小臂上黑丝汹涌而出,围着漆黑的大手快速旋转。

    “注意了,移罡化极!”

    北郭铁男左脚前迈,右掌五指分的更开,掌心竟然隐隐有一个黑色旋涡凝出。

    像是整个小臂上所有黑色气流汇聚而成一样。

    北郭铁男身子前探,猛然一掌拍向鲍一翀的铁拳!

    “滋滋滋滋……!”

    一阵电流声响,黑色旋涡中有黑色闪雷冒出,神秘而危险。拳掌相交,无声对撞,像是闷雷憋在了铁锅里。

    下一瞬,铁锅轰然炸成漫天碎片,巨大的轰鸣声腾空而起。

    “呃……!”

    哪怕鲍一翀双脚站的再稳,在闷雷炸碎铁锅的瞬间,他整个身子一阵酸麻,倒飞而出。

    后背着地。

    当然,在着地的一瞬间,鲍一翀强行突破全身的酸麻异样,立刻又跳了起来。

    四目相交,一方是深深震惊,一方是从容微笑。

    鲍一翀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两息之后,他呼出一口气,鼻子里还呛出几滴血丝。

    北郭铁男问:“如何?”

    鲍一翀说:“神秘而强大。”

    鲍一翀缓缓抬起左手,向裁判示意:“我认输。”

    这场比赛,以北郭铁男的胜出而告终。

    接近两万名观众,没有想象中的欢呼鼓舞,也没有嘈杂抗议,到处都在小声的谈论议论。

    这是一场令人难解又震惊的比赛。

    北看台,沈利嘉皱眉问:“姐夫,这是什么鬼招数,你看懂了吗?”

    花独秀摇摇头:“似乎是一种黑色的雷电?”

    沈利嘉说:“雷电?那不是他外放的内力么?”

    花独秀说:“我看不懂。不过多亏了鲍一翀死硬不认输,好歹逼出北郭铁男一点真货。”

    非但是花独秀看不懂,在场有很多顶级门派的大佬,这些人走南闯北纵横江湖,可谓是见识非凡。

    但他们也从没见过如此属性的黑色内力。

    如果单从结果来看,鲍一翀全力应对之下,尚且不能承受北郭铁男一拳之威,那北郭铁男全力施展下的真实实力,绝对恐怖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

    他才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人啊。

    祖妙界,铁王神教,当真是神秘又强大。

    或许从这一战开始,很多顶级门派的大佬会特别注意这个外来的势力。

    会调查他们的一切情报,会研究他们的武学秘籍。

    武者,永远对未知的强大最为沉迷。

    裁判宣布金刚门北郭铁男胜出,二人缓步下场,各自回到北看台,作为观众观看第二场比赛。

    今日第二场,是高宗高剑东,对决纪宗纪清亮。

    这两个人,可以说是本届武道大会的两个夺冠热门。

    高剑东是上一届的第二名。

    上一届参加比赛时,他才十九岁,竟然能一路闯关斩将拿到第二名的成绩,在当时可谓是惊为天人。

    五年后再来,他的实力会到了何等程度?

    令人期待。

    而纪清亮,就像是命运使然,他今年也是十九岁。

    他作为纪宗排名第一的参赛选手,说是本届大会的夺冠种子,绝对不夸张。

    毕竟,纪宗纪不亮可是上一届武道大会的冠军得主。

    比赛过程跟大多数人想的差不多。

    激烈,持久。

    二人都是使剑高手,尤其是高剑东,白虹剑法被誉为漠北第一剑法,由他手里使出来简直就像天神下凡一样,惊艳到令人忍不住要心生膜拜。

    纪清亮在剑法造诣上稍逊于高剑东,但境界只稍稍弱了一线,完全能顶得住高剑东怒海狂涛一般的进攻。

    他没有复制当年纪不亮的做法,根本没想打持久战,用功法上的绝对优势来拖垮高剑东。

    纪清亮不是纪不亮。

    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来战斗。

    哪怕最后的结果是输。

    高强度的对决,大概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

    最终,纪清亮败。

    几乎半个比武场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因为两人的剑气太强了,黄土地被剑气砍成了老树皮一样。

    甚至比武场的边缘,驻守武士们还要用盾牌来抵御剑气,防止看台上的观众被误伤到。

    剑者与剑者的比赛,远比拳者要惊艳华丽太多。

    全场观众全部自发的起立鼓掌。

    没有人嘲笑败者,也没有人恭喜胜者。

    就是发自内心的为两位选手鼓掌。

    这才是他们心目中的比武,这才是代表漠北青年武者巅峰状态的战局。

    激烈而持久。

    就酱。

    纪宗几位家老面面相对,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痛楚。

    果然,面对顶尖强者,纪清亮还是稍稍差了一点火候。

    这一点火候,往往就是质的区别。

    幸亏一年前定下了另一个人选,不然,这次的复仇大计就要泡汤了。

    不对,不是泡汤。

    如果把全部希望寄在纪清亮身上,而他又真的遇上了北郭铁男,那么后果……

    很可能又是饮恨。

    如今,纪清亮败了,但计划还在进行,复仇的可能性还存在。

    若问这场比赛收益最大的人是谁?

    不是得到巨大享受的观众,也不是拿到晋级资格的高剑东,而是全称把高剑东“白虹剑法”看到灵魂深处的花独秀。

    作为一个剑客,作为一个传承有“花氏剑法”,并自创“招蜂引蝶剑法”的顶尖剑客,再没有什么能比亲眼观看到一场盛大而毫无保留的剑客比武更舒服的了。

    花独秀甚至觉得,哪怕是那四十万两赌注不要了,全打水漂扔了,能看到这场比武,这次来沙之城也值了。

    麻蛋,今晚又睡不好了。

    又要拿出几个时辰来疯狂试招。

    一队武士冲进场中,趁中午休息时间快速平整被毁的不成模样的比武场。

    吃过午饭,下午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

    下午,有沈利嘉和毛茅羽的对决。这场比赛的结果几乎已经成了定局,哪怕是傻子也认为沈利嘉必输无疑。

    看台上,花少爷担心沈利嘉意气用事,免不了又是一番交待。

    花独秀说:“嘉嘉,不要勉强,毛兄疯起来怕是连自己都杀的,你可千万别激怒他。”

    沈利嘉点头:“放心吧,姐夫,我上去就踢他一脚,他要敢还手!”

    花独秀说:“怎样?”

    沈利嘉说:“我就立刻认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龙血圣尊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拯救世界的聊天群  盛夏婉歌  不朽帝神  超神悟道(我可以兑换悟性)  求神不如拜我  史上最强炼气期(炼气五千年)  颜控的精灵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