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小说网 科幻灵异 汉天子 第九百三十一章 夜游洛水
    郭圣通想劝刘秀,照顾一下大司马的颜面,她话还没说出口,刚好宋弘的夫人携一对女儿走了过来。

    宋弘的夫人三十多岁,样貌端庄秀丽,一对女儿也生得极为俊美。

    大女儿十七、八岁的年纪,模样像母亲,生得眉清目秀,落落大方,小女儿十五、六岁,相貌像父亲宋弘,国色天香,还透着一股子书卷之气。

    宋夫人和两位宋小姐一并向刘秀施礼,齐声说道:“妾拜见陛下!”

    刘秀转目看向宋夫人三人,含笑摆摆手,柔声说道:“不必多礼。”

    “谢陛下!”

    刘秀曾给宋弘做过媒,希望宋弘能休妻,迎娶自己的大姐刘黄,不过被宋弘以‘糟糠之妻不下堂’为由拒绝了。

    此时见到这位宋夫人,刘秀心中亦是感慨良多。

    如果当初宋弘真能休妻,迎娶自己的大姐,想来,大姐现在也不会回封地修真了吧!现在刘秀也看出来了,宋弘对夫人的感情的确极深,宋弘也贵为大司空,位列三公之一,可宋弘非但没有休妻,而且连小妾都没有纳过。

    宋夫人的肚子很不争气,只给宋弘生了两个女儿,并没能给他生下儿子,但即便是这样,宋弘也坚持不休妻,不纳妾。

    就品行而言,刘秀也不得不对宋弘挑起大拇指。

    宋弘向刘秀欠了欠身,含笑说道:“陛下,这位是微臣的长女,宋华裳;这位是微臣的小女,宋逸青。”

    刘秀向宋华裳和宋逸青点点头,笑赞道:“宋司空好福气啊,两位千金都犹如出水芙蓉!”

    他讲这话,是以长辈的身份说的,不过刘秀偏偏很年轻,无论怎么看也不像是宋华裳和宋逸青的长辈,所以他说出这番话时,多少显得有些轻薄。

    在场的众人都了解刘秀,也知道刘秀曾想过让宋弘做自己姐夫的这段过往,听了他这话,也没往心里去,反倒是宋华裳和宋逸青听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尤其是宋华裳,时不时的偷眼看向刘秀。

    宋华裳已经十七岁了,女子十五及笄,及笄之后就要准备出嫁事宜,十七岁的姑娘还没有出嫁,在当时虽不少见,但起码已经选定好了婆家,而宋华裳到现在还没找好婆家。

    她是大司空府的长小姐,出身高贵,以她的家世,大部分出身于寒门或者普通权贵家族的青年才俊,便被排除在门槛之外。

    而能跻身于门槛之内的人选,基本都是开国功臣的子弟。

    可跟着刘秀打天下的开国功臣们,大多都是大老粗,没得势之前,只是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

    但宋弘可是举世闻名的大才子,宋弘的父亲宋尚,在成帝时就已官居少府,宋家是正经八百的书香门第、官宦之后。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宋华裳,又哪能看得上那些出身贫寒,只因选对了主子而得势的大老粗们?

    所以这位宋府的大小姐,虽已到了适婚的年纪,可媒人们都差点踏平了宋府的门槛,都未能找到一位能让人家姑娘心动的理想对象。

    今日宋华裳见到刘秀,倒是忍不住一阵心悸。

    可以说刘秀附和她择婿的所有标准,年轻、英俊、有才学,更是至高无上的九五之尊。

    听到刘秀对自己的赞美,宋华裳整个心都快送嗓子眼里蹦出来。

    被宋夫人和宋家的两位千金一打岔,刘秀也就忘了还保持着福身施礼姿态的秦子婳。

    吴汉走到她身边,悄悄拉了下她的衣服,示意她起身。

    秦子婳看向吴汉,眼圈湿红。

    吴汉用宽大的衣袖包裹住她的手,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放心,有我在这!”

    刘秀正要往船坞的里面走,突然发现吴汉没跟上来,他回头一瞧,发现吴汉正和秦子婳在后面亲亲我我,他顿是气不打一出来,回头召唤道:“子颜!”

    吴汉急忙松开秦子婳的手,快步上前,说道:“陛下!”

    刘秀面无表情地说道:“该登船了。”

    吴汉忍不住暗暗翻个白眼,只是登船这样的小事,至于陛下亲自召唤自己吗?

    他走在刘秀的身边,小声说道:“陛下,子婳与微臣一起这么多年了,子婳的为人,微臣自知。”

    刘秀反问道:“以前,她与谢躬的感情如何?”

    没等吴汉接话,刘秀继续说道:“伉俪情深是吗?

    当初,她能那么果断的抛弃谢躬,日后,她也能如此果断的抛弃你!”

    “陛下,子婳没有抛弃谢躬,谢躬不是被臣给杀了吗……”“倘若她对谢躬真用情至深,就更不应该跟着你了。”

    “这些年来,臣也是费尽心思,才一点点的赢得了子婳的芳心。”

    刘秀啧了一声,不满地瞪了吴汉一眼,说道:“我看你真是鬼迷心窍了!”

    “是陛下对子婳的误解太深,子婳并不是像陛下像的那样……”“我看人不会错。”

    吴汉小声嘀咕道:“陛下还说过庞萌可以托孤呢!”

    刘秀扬起眉毛,不满地说道:“子颜为了这个女人和我抬扛?”

    听着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活像两人孩子在争吵的对话,郭圣通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说道:“陛下,子颜又不是小孩子了,他中意哪个女子,想对哪个女子好,那都是子颜自己的事嘛。”

    吴汉冲着郭圣通连连点头,笑道:“还是皇后深明事理。”

    郭圣通闻言,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刘秀无奈叹口气,说道:“如果子颜是外人,他想怎样就怎样,我又岂会多管他的私事,我是拿子颜当手足啊!”

    吴汉在朝为官,哪怕是犯了错误,刘秀都舍不得责骂他,更舍不得处罚他,他可不想吴汉哪一天伤在女人的手里,尤其是像秦子婳这种虚情假意的女人。

    他这番话,让吴汉动容不已,可越是这样,吴汉就越敢难做,一边是视他如手足的天子,一边是他最心仪的女子,这两人不合,他被夹在当中,左右为难。

    郭圣通打着圆场说道:“今日是月夕,是陛下与万民同乐的大喜日子,这些烦心事,今日就不要再提了,陛下对秦子婳有再大的不满,也应改到以后再说。”

    难得被郭圣通训斥了一通,刘秀觉得她训斥的还挺有道理的。

    他耸耸肩,果然不再就秦子婳的事多言。

    见状,吴汉长长松口气,对郭圣通投去万分感激的眼神。

    看着他俩,郭圣通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刘秀和吴汉私下里的相处,如果让不知情的人来看,恐怕没人会相信这两位,一位是至高无上的天子,一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司马。

    刘秀带着嫔妃、重臣及其家眷,先行登船。

    能和天子同乘一船的大臣,自然朝堂的都是肱股之臣,像大司马吴汉、大司徒伏湛、大司空宋弘、右将军邓禹、左将军贾复等,皆在其中。

    其余的大臣,则是陆续登上其它的楼船。

    光是登船,就将近有一个时辰,等船只启动,开始在河面上行驶,天色已然大黑。

    站于甲板上,向洛河两边的沿岸看去,当真是美轮美奂,甚至都让人有不真实之感。

    今晚的洛水太美了,两边的岸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花灯,红的黄的蓝的绿的,五颜六色,圆的方的花的物的,千奇百怪,举目望去,那是两条灯的长龙,美不胜收。

    沿岸的道路上,人挨着人,人挤着人,人头攒动,而且大多数人手中还都提着灯笼,组成了一片灯的海洋。

    站于甲板上的刘秀、郭圣通、阴丽华,以及在场的大臣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但此时眼前的美景,还是让众人都看呆了。

    郭圣通的身子微微向刘秀身上倚靠,有感而发道:“好美啊!”

    刘秀含笑看眼身旁的郭圣通,点头道:“是啊,如此盛况,恐怕也只有在文武二帝的时的长安才能看到啊!”

    他这么说,多少有些厚脸皮,是把自己比成文帝和武帝了。

    吴汉在旁立刻接话道:“陛下之功业,可远胜文武二帝!”

    刘秀仰面而笑。

    船行小半个时辰,沿岸上已能看到人山人海的百姓。

    刘秀站于甲板上,向左右沿岸的人群挥了挥手。

    “是陛下!是陛下在向我们招手!”

    岸上的人群,立刻炸了锅,人声鼎沸。

    骚动的人群,可是吓坏了混在人群当中的县府人员。

    乔装成百姓的县兵们,眼睛都快不够用了,紧张地盯着周围的人群,生怕人群当中突然冒出刺客,对站于船上的刘秀放冷箭。

    张贲也在人群当中,和他一起还有徐政,听着周围的欢呼声和喊叫声,一向老成的徐政也是满脑门的汗珠子,他边擦汗边咧嘴说道:“想不到,今晚会有这么多人!”

    徐政都怀疑,不是不全洛阳的百姓都来到洛水沿岸了。

    张贲的神经早已紧绷到了极点,他比徐政要紧张得多,如果真出了意外,第一个要被追责的就是县府,他这个县尉肯定是脱不开干系的。

    他拍了拍徐政,说道:“陪我再多走一走,多看一看!这附近的楼阁,我们应该都查过了吧?”

    徐政提醒道:“从傍晚到现在,已经先后查过三次了。”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啊!”

    张贲转身,向后面的一名随从招了招手,等随从凑到他近前,他低声交代道:“带上兄弟们,把这附近的楼阁再仔仔细细的搜查一遍,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

    “是!大人!”

    随从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张贲看向对面,问道:“徐先生,对面的楼阁也查过了吗?”

    “和这边一样,也都已查过三遍。”

    “哦!”

    张贲轻轻应了一声,伸长脖子,向人群张望,同时幽幽说道:“现场这么多人,哪怕只发生一丁点的意外,都有可能引发出大乱子,即便伤不到陛下,只是伤了现场的百姓,县府也吃不了兜着走啊!”

    徐政拍拍张贲的肩膀,宽慰道:“张县尉不必紧张,我们已经准备得很充分了,今晚,应该会平安无事!”

    张贲苦笑道:“事关重大啊!”

    他要的可不是‘应该’,而是‘必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死亡工厂  迁坟人  学霸的科幻世界  绑架地球  电影世界的祸害  十二道街洞  泰坦无人声  燃烬之余  我在诸天开宝箱